包装行业开始刮起“共享风” 前景如何还有待鉴定

市场分析】在共享经济浪潮的推动下,包装行业也开始出现“共享风”,像“共享包装”“共享纸箱”“共享快递盒”“箱箱共用”等词语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行业专家认为,从包装本身来讲,现在市场上各种材质的包装都在使用,市场最终接受哪种,还要由市场决定。
   共享包装、共享纸箱、箱箱共用等新名词近期频现公众视野。一些专家分析,“箱箱共享”的出现;纸箱价格的攀升,类似于“挖掘机与宏观经济走势的相关性”,有助于分析宏观经济的变化。
   2017年共享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共享产品更是遍地开花。尽管许多公司在经历了行业洗牌后已经破产倒闭,但这并未影响投资者追捧“共享”概念产品的热情。
   “共享”大旗下的产品你方唱罢我登场,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就连生活中最常见的纸箱也赶上了这波热潮。近期,各大电商、造纸企业纷纷开始在包装箱上做文章。“共享包装”“共享纸箱”“共享快递盒”“箱箱共用”等新名词频现公众视野,成为时下备受关注的热点。
   “共享包装箱”趋热
   针对包装箱价格持续攀升,采访的多位专家对记者表示,一方面因为需求侧的拉动。在电商、快递物流行业的推动下,塑料包装和纸质包装的需求量不断攀升。同时,由于包装产业的配套性特点,宏观经济的波动也会对包装行业造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表明,2017年前三季度的GDP增速由2016年的6.7%上升至6.9%。“GDP是由一个个产业链条、各个产业积累起来的。所以,只要是整个经济增长,每个产业增长,那它就一定带动包装物的持续攀升。”中国造纸协会理事长赵伟对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则是来自供给侧的转型升级。人们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消费者对于品质的需求也在不断提升和转变,包装行业正在朝着环保、安全、便捷的方向发展。
   然而,目前还处在价格战当中的快递行业,却对于纸箱价格的波动异常敏感。在此背景下,各大电商、物流和造纸企业都在包装行业独辟蹊径,寻求新的商机。于是,“共享包装箱”应景而生。
   京东物流和菜鸟物流都推出了可循环包装。苏宁易购也在4月和10月分别推出了“漂流盒”和“共享快递盒”。上海鸿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箱箱共用”智能物流包装共享平台,并完成了两轮融资。浙江省义乌市照发包装材料公司和江西客家彩印包装有限责任公司也为自家的“共享纸箱”申请了专利,并逐步开始投放市场。
   记者了解到,这些企业推出的各类新型包装箱其实并不是纸箱,而是不同材质的塑料箱,且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循环型塑料流转箱。苏宁易购、京东物流、菜鸟物流等企业推出的“共享包装”,属于循环型塑料流转箱,主要是在企业内部的物流体系中循环流转。消费者在收取快递时,需要打开这个塑料箱并取出箱内的商品,再将空箱还给物流配送员。按照京东物流和苏宁易购的计划,通过这个方式可以有效减少纸箱的使用量。
   江西客家彩印包装有限责任公司研发并申请专利的“纸箱”,可以循环使用50次。这种“纸箱”其实也是一种循环型塑料流转箱。“我们目前还没有跟快递公司合作,大多数还是针对有需求的公司。我们会直接派人去对方公司回收我们的包装箱,达到循环使用的目的。”江西客家彩印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新华对记者表示。
   另一类是共享型塑料流转箱。上海鸿润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箱箱共用”智能包装和浙江省义乌市照发包装材料公司生产的“共享纸箱”,除了具备可循环使用的特点,还因为安装了GPS导航系统,成为人们最熟悉的共享产品。不同点在于,前者针对长途运输物流行业,而后者则针对快递物流行业。
   “箱箱共用”平台的客服人员对记者介绍,这种共享型塑料流转箱有三种大小规格,五年的质量保证期和一年的保修服务期。同时,该流转箱还有GPS定位、控温等智能系统,便于长途运输。
   浙江省义乌市照发包装材料公司董事长朱绍山告诉记者,他们生产的“共享纸箱”其实是特殊材质的塑料箱,使用寿命长达10年。另外,破损的塑料都可以回收返厂,回炉再造。“总体来说,我们的包装箱跟快递公司的纸箱没有太大区别,但我们的包装箱外表有二维码、GPS定位系统、危险品检测系统。包装箱内部还有自带的环保填充物。”朱绍山说。寄件时消费者只需要登录APP平台,选择附近的闲置空箱,快递员则会带着空箱上门,并取走快件。收件时消费者需要打开这种共享型塑料流转箱,取出自己的网购商品,再将空箱归还给快递员。
   “箱箱共享”模式
   “实际上塑料包装盒并不新鲜,以前在邮政行业里也使用过。”北京印刷学院包装材料研究室主任刘全校教授对记者说。塑料流转箱最大的优势就是可循环使用,但是“快递包装在运输过程中,容易磕磕碰碰受到冲击。虽然不是材料本身出问题,但也容易受到外力的作用导致包装盒受损。受损后的塑料箱回炉再造的过程,对材料本身的性能会有影响,所以一般回收后都是降级使用。”刘全校解释。
   塑料流转箱是否可行,最大的争议在于成本问题。作为产品的生产方,朱绍山认为,“就单独的每个包装的生产成本来讲,肯定是比生产纸箱的成本高。但是我们这个包装盒可以反复使用长达10年,按照使用次数平摊下来成本就非常低了。”
   不过,不论是专注于长途物流的“箱箱共用”智能平台,还是准备进军快递产业的共享塑料流转箱。从GPS导航系统、控温系统、安全检测系统到APP平台运营,每添加一个附加功能就会增加相应成本。塑料箱和纸箱都是由不同的原材料生产的,因此还要考虑到原材料的成本问题。塑料流转箱是个趋势,但是目前还不够完善。赵伟从产业链的角度告诉记者。
   黄新华对记者说,用塑料箱取代纸箱,是否真的可以起到环保作用?这还得从污染源说起。“从环保的角度来讲,在废纸和纸箱的回收再生过程中,从生产用水到废水处理的整个系统,现在的技术已经解决了污染的问题。目前绝大部分不符合国家环保标准的厂商也都已经关闭了。纸箱的缺点是在使用的时候必须要使用胶带来裹缠,是胶带导致了环保上的问题。”刘全校对记者解释。
   按照国家邮政局发布的《中国快递领域绿色包装发展现状及趋势报告》显示,2015年全国快递业所使用的胶带总长度为169.85亿米,可以绕地球赤道425圈。人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是塑料胶带,它的基材是废旧塑料,价格便宜。而现有的环保胶带是纸基胶带,成本比塑料胶带高。出于成本的考虑,现在的包装几乎都使用的是塑料胶袋,而塑料胶带最终的去向却是伴随着废旧纸箱一起进了造纸厂。
   对于塑料流转箱未来的前景,刘全校认为,从包装本身来讲,现在市场上各种材质的包装都在使用,市场最终接受哪种,还要由市场决定。(原标题:“箱箱共享”:下一个共享风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